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强者‘杀神’

强者‘杀神’


  时间是介于两届KOF之间的那段空窗期,曾经参赛过的强者们此时也过着跟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应该是吧……)

  在日本,拥有最崇高地位的人莫过于「天皇」。也因此保卫天皇的安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能被选为天皇的保卫者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但是三流之辈岂能担当如此重任,能担当天皇保卫者的人个个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强者。

  而其中最有名莫过于「三大家族」——草薙(「ㄊ一ˋ」,不要再念「ㄓˋ」了)、八神以及神乐。

  不过「保卫日本天皇」只是三大家族为了掩人耳目罢了,三大家族真正守护的是封印着「大蛇一族」的三神器。

  大蛇一族——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种族,这个种族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却个个都有着操纵大自然的力量。

  曾有人预言若是「大蛇一族」的神「大蛇」一旦复活的话,那不仅是日本,全世界都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而唯一能镇压住「大蛇」的就只有「三神器」——草薙之拳、八尺琼勾玉以及八咫之镜。

  三神器世世代代都由三大家族的人分别守护着,同时也只有三大家族的直系血亲才能使用三神器的力量。

  三神器的力量是一环扣着一环的——草薙之拳击溃大蛇,八尺琼勾玉镇压大蛇,八咫之镜封印大蛇。

  也因此三大家族历代都彼此交好。若是有其中两家交恶的话,那「大蛇」就有机会苏醒。

  很不幸的是,草薙家和八神家这一代的传人——草薙京以及八神庵却像是上辈子老婆被对方奸了一样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不过,那跟本人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本人也不再加以追究。

  本大人姓破魔、名杀神,最喜欢既美丽、又强悍的女人,所以那些参加过KOF的女强者个个都令我欲火焚身、精虫上脑。

  因此本杀神立志要用我强大的力量及能力来征服那些女强者,让她们在我的跨下婉转娇啼、放浪形骇,爽到不知今夕是何年!

  神乐家的传人——神乐千鹤就是我征服女强者之路的第一个目标。试想将三大家族之一的高贵女性压在床上恣意玩弄、奸的她苦苦求饶的情景就让人快受不了了。

  想到这我不禁更加快了速度朝着神乐家前进。

  神乐家?修练场——一名穿着米白色宽袖上衣、黑色紧身裤配上黑色高跟鞋的长发女性正一式又一式的演练着神乐家的武技。

  只见一时间女性似乎多了好几个分身,虚虚实实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这名女性正是神乐家这一代的传人——神乐千鹤。

  「呼……」演练完最后一式后神乐千鹤一边收式一边将浊气缓缓吐出。
  「唉……还是不能做得像「她」那么好,我果然还是比不上「她」……」神乐千鹤喃喃自语道。

  啪!啪!啪!……

  「谁!?」神乐千鹤被突然发出的鼓掌声吓了一跳急忙向声音的来源望去。
  神乐千鹤被吓的可不轻,因为她居然一直到对方发出声音才察觉到有人。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世上可不超过10个啊!

  当神乐千鹤望向声音来源时却又愣住了——根本没人啊!?

  「难道是我练功练的太累,起了幻听吗?」神乐千鹤这个念头才刚出现马上又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

  「千鹤小姐果然没有令本人失望,美丽、高贵、诱人……」一个拥有磁性嗓音的男声缓缓的说道。

  「……连汗水的味道都比那些没品味的女人抹的香水还好闻。」在神乐千鹤肩上深吸一口气后男人又接着说道。

  神乐千鹤何时被男人这么「无礼」过?

  「理面八拾伍活?零技之础!」

  既惊又羞且怒(惊的是来人的速度之快;羞的是来人的轻薄之辞;怒的是来人的放肆之举)的神乐千鹤一转身就来个绝招,希望能先发制人。

  神乐千鹤反应的速度可说是非常快的,只是对方却比她更快。神乐千鹤转身后已经不见了对方的身影,而「零技之础」当然就打在空处啦。

  一击挥空后神乐千鹤当机立断的往道场的墙壁靠去,她可不想对方再次跑到自己背后占自己便宜。

  由于神乐千鹤是背对墙壁后退的所以她没想到自己正准备投怀送抱……
  神乐千鹤以为自己即将靠上冰冷的墙壁,但没想到却是靠在一个散发着强烈男人味的怀里。

  就在神乐千鹤还没反应过来时,男人的手一只已经紧紧的箍住她的小腹,而另一只手则是大胆的袭上她傲人的双峰。

  从没被男人碰过的女性重地正被无礼的侵犯,这让一向冷静的神乐千鹤也忍不住张口欲呼。

  而男人竟趁着神乐千鹤嘴唇张开的瞬间狠狠的夺去了她的初吻,不仅如此男人更放肆的将舌头伸进神乐千鹤的嘴里,将神乐千鹤的香舌「挑」回自己嘴里不住搅动。

  神乐千鹤一开始先是呆住了,被男人强吻的震惊让她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而被夺去初吻的失落感让她不禁滴下了眼泪。

  直到意识到男人更加放肆的举动后神乐千鹤猛的爆发出全身的力量来挣脱出男人的怀抱。

  「你……你竟敢……」神乐千鹤眼中犹带着泪花,恶狠狠的对着男人说道。
  终于跟男人照面的神乐千鹤除了愤怒外还带着一丝讶异。

  男人的身高约180公分,身材虽然不很粗壮但是肌肉的曲线却是无比的完美,让人一看就知道蕴藏着无限的爆发力。

  男人的脸孔虽然不很俊美但是却很耐看,而且神乐千鹤总觉得男人的面貌好像无时无刻都在改变,但是仔细一看却又似乎是一成不变。

  而让神乐千鹤感到讶异的就是男人脸上那略带着邪气的笑容。

  那原本是神乐千鹤最讨厌的笑容——走在街上那些地痞流氓一看见她所露出的就是这种笑容。

  眼前的男人虽然也是露出这种笑容,但是她却不会觉得讨厌!?真是怪了……
  不过当神乐千鹤一想起刚刚男人对自己做的事后马上就把那些异样的情绪抛到一边去了,只剩下满满的怒意。

  看着男人那痞子般的笑容神乐千鹤再也忍不住了!

  「理面壹活?三籁布阵!」

  只见神乐千鹤突然分离出一个分身,分身一边不断的挥动着双手舞出奇妙的姿势、一边往男子攻去。

  这一招最令人感到头痛的地方就是那不断舞动着的双手,她会从你意想不到的角度快速的朝你攻来。

  神乐千鹤对这一招是相当有自信的,但是接下来男子的行动却让她的信心崩溃了。

  只见男子缓缓的伸出左手,拇指扣住中指然后轻轻一弹半空中就突然出现一颗拳头大的水球将神乐千鹤分身攻来的手抵挡住。

  随着男子不断的弹指神乐千鹤知道自己的攻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她将分身的力量收了回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拥有「那一族」的力量?」盯着男子好一会后,神乐千鹤缓缓的问道。

  「敝姓破魔、名杀神,你说的那个什么「那一族」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想跟「他们」有关系. 」男子突然脸色一变并冷冷的回答道。

  「听他的口气以及表情分明是跟「那一族」有关系,不过他好像对「那一族」挺反感的……这是为什么呢?」神乐千鹤心中暗付道。

  「杀神先生,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还有刚刚你的行为对淑女来说未免太无礼了吧?」神乐千鹤脸色不悦的问道。

  「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成为敝人的第一个女人啊!还有刚刚的事怎么说是无礼呢?那可是「周公大礼」呢!」杀神用着严肃(?)的语气回答道。
  「你……你……」神乐千鹤听完后气的说不出话来。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大剌剌的轻薄她,偏偏对方又是自己对付不了的人。
   不过除了生气以外神乐千鹤感到自己心里似乎也有着一丝跃动……

  察觉到这一点的神乐千鹤一时间愣住了,难道自己心里是渴望被男人拥有吗?
  见到神乐千鹤似乎在发呆,杀神见机不可失立刻绕到神乐千鹤的背后再度将她拥进怀里。

  而这一次出奇的神乐千鹤并没有反抗。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所以当你「逞凶」完后最好立刻杀了千鹤……」
  没等神乐千鹤说完杀神就狠狠的吻住她的唇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我不会杀千鹤的,我有自信事后千鹤一定会爱上我的,然后千鹤会心甘情愿的当我的小女人……」杀神轻轻的在神乐千鹤的耳边说道。

  接着杀神就抱着神乐千鹤往外面走去。

  「小宝贝,告诉我你的房间在哪?」

  神乐千鹤犹豫了一下便指了一个方向:「那一间就是了……」

  由于神乐家主要是依靠阵法以及机关来防止外人入侵的,所以除了外院以外神乐家内院并没有留人看守。

  随着神乐千鹤的指示杀神来到了一间名为「玉鹤斋」的阁楼前。

  走进阁楼里杀神不禁为房间里的格局摆设赞叹,这个房间就如同它的主人一样高贵、典雅。

  轻轻的将神乐千鹤放在床上杀神这才仔细的欣赏起她的玉容及傲人的身材。
  感受到灼热视线的神乐千鹤忍不住闭上眼睛将头转了开去。

  过了不知多久神乐千鹤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轻轻的抬起自己的脚将脚上的高跟鞋卸下。

  接着那双手就温柔的按摩着自己的脚底,那舒服的感觉让神乐千鹤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神乐千鹤感到原本紧绷的身体随着一下下的脚底按摩渐渐的放松了。

  感觉到神乐千鹤放松了后那双手接着缓慢却坚定的脱掉神乐千鹤剩余的衣服。
  当胸罩被取下的时候神乐千鹤还是下意识的双手环住自己的胸部,而杀神见状只是笑笑就开始脱那件黑色的紧身长裤。

  凭着敏锐的感觉神乐千鹤知道自己身上只剩下一件丁字裤。

  之所以会穿着丁字裤主要是因为穿着紧身裤的时候比较不容易看见内裤的痕迹,只是没想到这样却给了眼前这可恶男人大饱眼福的机会。

  「千鹤小宝贝,你穿的这件丁字裤真是性感极了…」杀神一边说一边用食指顺着丁字裤上那隐约可见的裂缝由上而下轻轻的划过。

  「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神乐千鹤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连她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丁字裤底部有些微微的湿了。

  接着杀神将神乐千鹤的臀部微微的抬起,然后双手的食指插入两边腰部的丁字裤里将丁字裤缓缓的褪了下来。

  察觉到男人意图的神乐千鹤不禁紧紧的夹住双腿,不过丁字裤最终还是一点一点的被脱掉了。

  当丁字裤被丢在一边后杀神开始欣赏眼前完美的裸体。

  容貌就不用说了,那34D的乳房就足以傲视一切,光是现在看神乐千鹤还紧紧的压住她的乳房,而乳房却只有微微的变形这一点来看就可以知道那对乳房的弹性会有多么惊人。

  而那23寸的小蛮腰、修长结实的双腿,以及那一看就知道被精心修剪过的「御花园」更是令人心痒难耐。

  甚至可以说只要看着这副裸体打手枪,那几乎大部分的男性就可以满足了。(所以请各位读者开始打手枪吧!^^)

  「千鹤小宝贝刚刚流了不少汗啊,让为夫帮你净身吧!」杀神已经不知羞耻的自称为夫了。

  神乐千鹤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缓缓被一股力量包围起来,神乐千鹤睁眼一看才发现原来包围住自己的是「水」。

  但是跟平常不同的是她完全感受不到水温——这表示水的温度跟自己的体温是一模一样的啊!

  「他连我的生理状态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果然比我强太多了,失身给这样的人也许没什么好遗憾的了吧……」神乐千鹤在心里静静的想道。

  过了不久神乐千鹤就被「洗」的干干净净,洗去一身汗渍的神乐千鹤更是有如出水芙蓉一般。

  而原本紧紧护住胸部的神乐千鹤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将双手摊开,让点缀着粉红色乳头的傲人乳房曝露出来。

  「千鹤小宝贝,你这是……」杀神见状感到有些惊讶因此忍不住出口问道。
  「千鹤想通了……来爱千鹤吧!」

  杀神听完后一阵热血上涌忍不住抱起神乐千鹤狠狠的吻住她的唇,这次神乐千鹤没有抵抗,而是柔顺的张开唇让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在热吻的同时杀神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一手一个的袭上神乐千鹤的玉乳。
  「嗯……哼……」

  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感让神乐千鹤轻哼出声。

  一轮热吻完毕后神乐千鹤被轻轻放回床上躺好,而杀神则是将嘴转向了左边玉乳上的那颗樱桃。

  杀神先是用舌头在乳晕周围打转,这让神乐千鹤感觉到比用手搓揉还要舒服,但是她却觉得好像还差那么临门一脚,从没有经验的神乐千鹤当然不清楚还差哪一脚。

  不过杀神也没有让她等太久,当他感觉到神乐千鹤似乎在期待着什么的时候突然用力的吸住那颗已经充血的乳头。

  「啊……嗯……」

  神乐千鹤从来都不知道乳头可以为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快感,现在她已经开始期待接下来的发展了。

  而杀神也没有让她等太久,不过当他离开神乐千鹤的玉乳时两只玉乳已经被吸的又红又肿的,看起来更加艳丽。

  杀神接下来就是顺着腹部、肚脐一路向下直到玉门之前。

  女性私处被男人盯着看的神乐千鹤则又是害羞的闭上眼睛,但是闭上眼睛却让她的感觉更加敏锐。

  她先是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大大的分开,接着就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气喷在玉门上,异样的感觉让她的玉门又吐出一股清泉来。

  「嗯……啊……好舒服……嗯……不……不要舔啦……那……那里脏啊……不……嗯……不要钻啦……」

  毫无预警的突袭让神乐千鹤大声的呻吟起来,玉门被舔的刺激远远的大过于刚刚玉乳被舔的刺激。

  神乐千鹤一直以为玉门是专门用来容纳男人的阴茎的,从来没想过舌头也是可以入侵的。

  「啊……不……不要……不要停……再用力点……对……就是那……嗯……」
  原本还有些排斥的神乐千鹤马上就被强大的快感淹没了,她甚至没有发觉到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压住了杀神的头,彷佛要将他挤进自己空虚的阴道内。
  「啊……不行了……要飞了……我要飞了……啊啊……啊……」

  杀神感觉到神乐千鹤的阴道一阵颤动,那强烈的收缩甚至将自己的舌头给挤了出来。紧接着阴道内突然喷出一道清泉,恰好喷进了还张着嘴的杀神口里。
  「嗯……甜甜的,还满好喝的……」杀神一边品尝着神乐千鹤的阴精一边说道。

  而刚达到一次小高潮的神乐千鹤则是还在回味着刚刚彷佛飞在云端的快感,过了一会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放在男人的肩上,接着一个灼热的物件就轻轻的抵住自己的玉门。

  「小宝贝准备好了吗?」杀神对着神乐千鹤轻轻的问道。

  神乐千鹤微微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一阵撕裂的痛感从下体传来,一丝丝的血迹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痛,这有一半要归功于男人充足的前戏。

  「唉……」失去处女的失落感让神乐千鹤忍不住叹出一口气。

  不过男人并没有给她太多感叹的时间,插入后没多久就开始一下又一下的抽插起来。

  神乐千鹤感觉到男人的阴茎将自己的阴道完全的撑开来,前端紧紧的抵住自己的花心。

  「嗯……啊……太……太深了啦!」

  「怎么会呢?待会你说不定会嫌我入的不够深呢!」

  「喔……啊……不……不……怎么会那么爽……天啊……啊……」

  「我可以让你更爽喔!」

  杀神一说完马上将神乐千鹤的双腿放下来然后将她抱进怀里跟自己面对面,接着双手握住她的腰一上一下的吞吐着自己的阴茎。

  这个姿势加上神乐千鹤本身的重量让阴茎次的比刚刚更深入。

  「喔……天阿……太……太深了啦……阿……阿……嗯……」

  「双脚缠住我的腰……快……」

  神乐千鹤一将双脚缠住杀神的腰后,杀神马上托着她的臀部站起身来,同时以更大的幅度抽插起来,每当神乐千鹤往下坐时杀神同时也用力的往上顶,神乐千鹤几乎可以感觉到阴茎破入自己的子宫了。

  「啊……啊……要飞了……我要飞了……飞了……飞了啊……」

  在神乐千鹤高潮的瞬间她的阴道也紧紧的缠住杀神的阴茎,其力道之大让杀神忍耐已久的阳精再也忍不住的在神乐千鹤的子宫里爆发出来,两人同时达到高潮。

  随着激情过去杀神的感官渐渐的恢复常态,他发觉到门外躲着一个人在欣赏他们的活春宫。

  从气息来判断对方应该是一个女性,想到这杀神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看来今晚可以一箭双雕了…

  第一话「完」TOBECONTINUED……

  人家常说双胞胎之间会有一种微妙的联系,尤其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当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的感觉或情绪有很大的波动时,另一个也会感受到相同的滋味。

  这一种说法有没有经过科学的证实?

  我不知道。

  不过,过了今天之后……

  我相信!

  神乐家一直以来都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神乐家每一代的传人必定都是女性,而且必定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

  这个秘密之所以鲜为人之的原因是双胞胎姊妹很少在公共场合里一同出现,通常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而这一代神乐家传人主要是由神乐千鹤来担任对外公开的角色,而隐藏在暗处的则是神乐千鹤的姊姊——神乐MAKI(由于「万龟」实在太难听,所以用英文代替-_- )。

  时间回溯到杀神刚见到神乐千鹤的时候。

  神乐家?封印秘境——

  「唉!「八咫之镜」的封印之力最近好像有松动的迹象,莫非灾难又要降临了吗?」一个穿着纯白色宽袖上衣、黑色紧身裤的长发女性喃喃自语道。

  若是杀神此时也在这里的话保证会吓一大跳,因为眼前这位女性无论是长相、穿着还是气质都和正在修练场练功的神乐千鹤一模一样。

  「……奇怪?千鹤她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情绪波动?这种情况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啊。」凭着双胞胎之间的微妙联系MAKI感觉到妹妹的不寻常。

  (此时正是神乐千鹤被杀神的掌声吓一跳的时候。)

  「难道出了什么事了吗?可是阵法和陷阱都没有反应啊……」MAKI喃喃的说道。

  「还是去看看吧,记得她说要去修练场练习的……」MAKI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封印秘境。

  在确认完封印秘境的入口完全关闭后MAKI朝着修练场的方向走去。
  几分钟后MAKI抵达了修练场,但此时修练场已是空无一人。

  「难道已经回房间了吗……咦?这个是……」原本想要离去的MAKI突然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

  在靠近修练场边缘的地板上有着一摊摊尚未干枯的水迹。

  按照惯例神乐家的修练场是不能携带任何液体进入的,因为液体一但滴落在木质地板上会让木材容易被腐蚀,所以就算是洗地板也要很快的擦干。

  虽然以神乐家的财力不至于会去在意地板的花费,但是换地板却需要一定的人力,而神乐家绝对不会乐意让太多外人进入内院。

  这个规定神乐千鹤当然不会不知道,因此才会让MAKI感到不寻常。
  当MAKI走近查看水迹时发现一件更不寻常的事——所有水迹所在的木质地板全都微微的下陷了近半公分。

  依照物理学来看,那得花多大的力量才能用水在木质地板上打凹半公分啊!
  MAKI四处的观察了一下发现不只是地板,连墙壁和天花板也有相同的痕迹。

  「千鹤虽然有能力徒手将木质地板打陷半公分……但是这些水又是怎么回事呢?」MAKI被眼前的情况搞的脑袋有点混乱了。

  虽然不清楚当时的情况,不过她确定千鹤一定出了什么事。

  既然水不是神乐千鹤带进来的,那弄出这些水的肯定是另有其人。

  「如果千鹤是用「三籁布阵」来攻击而对方把这些水掷向千鹤的话,那这一切就能解释的通了……」MAKI在脑中分析着当时可能发生的情景。

  「但是能逼的千鹤使出「三籁布阵」的人可不多啊……而且对方可能拥有操纵水的力量……操纵水……难道是「那一族」的人!?」MAKI被自己的推论吓了一跳。

  「可恶!难怪刚刚「八咫之镜」会出现异常的反应,我怎么这么晚才发现呢!」MAKI一边暗骂自己的粗心一边快速的冲出修练场。

  原本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寻找神乐千鹤的MAKI看见「玉鹤斋」的房间灯光是亮着的。

  「难道千鹤她根本没有事吗?」心中稍微松了口气的MAKI朝着「玉鹤斋」快步走去。

  想想也是,凭着双胞胎之间微妙的联系,如果神乐千鹤真的有什么万一的话身为姊姊的她不会没有任何感觉的。

  原本心中稍定的MAKI发现自己越靠近「玉鹤斋」,身体的感觉就越不对劲。

  MAKI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情感,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深藏在女性身体的欲望被一点一点的挑起。

  MAKI知道自己不会平白无故的产生这种感觉,必定她的妹妹千鹤传递给她的。

  想通这一点的MAKI更是加快了速度往「玉鹤斋」奔去。

  但就在MAKI刚踏上第一层阶梯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跨间,女性最隐密的地方突然感觉被电流划过一般,那强烈的快感让MAKI差点腿一软坐倒在地。
  而MAKI在重新站稳后才发现自己的私处竟然因为刚刚那一下而微微的湿了。

  此时MAKI也已经能微微的听到神乐千鹤的声音。

  虽然那种声音像是猫在叫,但是MAKI绝对肯定那就是妹妹的声音。
  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MAKI几乎能完全感受到神乐千鹤现在所享受到的快感。

  其实在正常的情况下双胞胎虽然能有一定的联系,但是绝不会像MAKI所感受到的那么强烈。

  MAKI一直都很疼爱自己的妹妹,身为姊姊的责任感让她时时刻刻的都在为妹妹着想。不过她不可能时时刻刻的都待在妹妹的身边,所以她就利用双胞胎之间那微妙的联系来确认妹妹的安全。

  为了增强和妹妹之间的感应她不断的训练自己的精神力,配合上神乐家的密法让她对妹妹的感应力比以前增强了好几倍。

  而这种效果是单方面的,如果现在姊妹的立场对调的话神乐千鹤恐怕就不会有多大的感应。

  好不容易来到门外的MAKI虽然心理已经有了准备,但还是被房间内发生的事情给惊呆了。

  她从没见过妹妹这么艳丽的模样。

  在她的记忆里神乐千鹤一直都是以自己为榜样,不管自己做什么她都紧紧的追随在后。

  所以当MAKI看着自己的妹妹时,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另一个自己就活生生的站在面前一样。

  看着妹妹那微眯着的眼睛、红嫩的脸颊、轻喘着气的小嘴、不着一丝半缕点缀着瑰丽色彩的赤裸娇躯,MAKI不禁有些痴了。

  她甚至没有注意到那个微微散发着「那一族」气息的男子眼睛朝着门外的她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就在本大人发现门外躲着一个女性的时候我那邪恶的大脑已经飞快的运转起来,没多久一个邪恶的主意就从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依照杀神我的观察,门外的女性在看了刚刚的活春宫以后已经进入动情的状态,而女性在动情的时候意志力和理性都会变的比平常薄弱,因此我若再加把劲就可以让门外那位女性的欲火变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到时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杀神其实并不知道MAKI早就跟神乐千鹤一样泄的几乎快软脚了,若不是靠着房门根本就站不住脚。

  现在MAKI倒是有点后悔当初不应该增强跟千鹤的联系的。

  就在她还未从高潮中平静下来时,她看见那个可恶的男子居然将神乐千鹤摆弄成帮小孩子把尿时所用的姿势,而且还正对着门口。

  这样一来MAKI清楚地看见妹妹妖艳的私处,在那微微张开的裂缝之间男子的精液正一滴一滴的流出并落在地板上。

  看见这一幕的MAKI发现自己居然移不开眼睛,她感觉到自己原本就已经湿透的私处再度涌出了新的蜜液。

  仔细看可以发现她身下的地板其实已经湿了一大片。

  紧接着MAKI就看到男人那粗壮的阴茎缓缓的进入妹妹的阴道,那缓慢的程度简直就好像是故意要让她看的更清楚似的。

  同一时间MAKI也感觉到自己的阴道也传来似有若无的充实感。

  突然间MAKI感到很羡慕自己的妹妹,她多么希望那跟粗大的阴茎现在是穿梭在自己的阴道啊!

  一边盯着眼前那根时而出现、时而隐没在蜜肉里的阴茎,MAKI一边将手缓缓探进自己的私处。

  就在手指碰触到那粒已经充血的肉芽时MAKI差点呻吟出来,那美妙的感觉是她以前从未尝过的。

  接着MAKI伸出食指缓缓得插入自己的阴道内直到第二指节没入为止,然后开始模仿阴茎的动作抽送起来。

  MAKI不知道她现在的做法就有如饮鸠止渴,随着食指的抠弄她不但没有得到舒缓,反而愈抠愈痒。

  那搔不着痒处的感觉让MAKI难过的快掉下眼泪,连男人已经来到了门边她都没有发现到。

  刚看到门外那位女性的长相时杀神不禁有点错愕,再回头看看床上那依旧喘着大气的神乐千鹤后杀神这才确定这世上还有一个跟神乐千鹤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人。

  错愕归错愕,该做的事还是要做。杀神依照原定的计划将门突然的打开。
  而依靠在门上MAKI一个不稳就往门内倒去。

  就在MAKI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被一只有力的手抱起并朝着床头走去。
  此时神乐千鹤已经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一张眼就看到「夫君」(神乐家毕竟是传统家庭……)抱着一个女人进来。

  「姊……姊姊!」神乐千鹤讶异的看着自己的姊姊,尤其是姊姊的手还放在私处……

  MAKI此时也恢复了一点神智,看着妹妹惊讶的双眼让她还放在私处的手真的是放着也不是抽出来也不是。

  「原来是小鹤儿的姊姊啊,怪不得这么长的那么像。」杀神适时的打破了沈默。

  「姊姊……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神乐千鹤说到一半就停口了,她知道姊姊听的懂她的意思的。

  「我……我……」MAKI被这么一问还真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我是感觉到你有点不对劲,又在修练场发现了不寻常的事,所以才急着来找你,但却没想到…」

  「没想到却看见我和小鹤儿在行夫妻之礼是吧?」杀神坏坏的插口说道。
  「夫……夫君……」神乐千鹤杀神的话后不禁有点脸红了。

  趁着神乐千鹤稍微分神的时刻MAKI很快的将还插在裤内的手抽出来,手指上还沾满着刚刚出炉的蜜液。

  「你要抱到什么时候?还不快放开我!」勉强克制住欲望的MAKI生气的说道。

  杀神只是笑笑没说什么就很爽快的放开MAKI。

  突然失去搀扶的MAKI差点又坐到地上去,她的腿到现在还是微微在颤抖呢!

  看到这一幕的杀神明白MAKI只是在逞强罢了,现在若是来个「霸王硬上弓」肯定会成功,不过这样一来就少了很多乐趣了。他要MAKI主动的向他求欢,求自己用大阴茎狠狠的操她的小穴。

  于是杀神再度将主意打在神乐千鹤的身上,他发现MAKI似乎可以和神乐千鹤体会到相同的快感。

  虽然人家都说双胞胎之间会互相感应,但是像MAKI这样未免太离谱了。不过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是挺有用的,所以他也没去太过在意这种现象。

  经过两次激情后神乐千鹤的身上早就香汗淋漓了,于是杀神又故技重施的将神乐千鹤的身体洗了一遍。

  「啊!」原本很享受的神乐千鹤突然惊叫一声。

  「夫君……那里是……」神乐千鹤慌张的说道。

  「那里是小鹤儿可爱的小菊花啊!有什么问题吗?」杀神故做不解的问道。
  原来这次杀神操纵的水不仅是身体表面,连「身体内部」都照顾到了。水流化成一道小水柱,并像是一条有生命的小蛇似的钻进神乐千鹤的菊花里,因此神乐千鹤才会惊叫出声。

  「夫君……你想要玩妾身的后庭吗?但是那里很脏啊……」

  「所以我才要帮小鹤儿「洗干净」啊!而且还能顺便湿润一下,等一下比较容易进去。」

  知道今晚破菊难免的神乐千鹤转而提起另一个问题。

  「夫君,你打算怎么「处置」姊姊呢?」神乐千鹤一边感受着后庭不断传来的异样快感一边轻声的问道。

  「小鹤儿介意多一个「姊妹」吗?」杀神刻意的强调「姊妹」两个字,言中之意已经相当明显。

  「说不介意就是骗人的,不过妾身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完全独占夫君你的,要想「满足」夫君的需要势必会让妾身多出很多位「姊妹」吧……」神乐千鹤忧忧的说道。

  「小鹤儿真是善解人意,为夫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而被两人冷落在一旁的MAKI呢?

  在小穴的痕痒都还未止住就又突然接收到菊花传来的异样感觉,让原本就站不稳的MAKI马上坐倒在地再也无法站起。

  受不了小穴传来的痕痒让MAKI再度将手指伸进小穴里抠弄起来。

  同时眼睛则直直盯着杀神的大阴茎缓缓的没入神乐千鹤的菊花中,在同一时刻她的菊花也传来满满的充实感。

  而MAKI也终于忍不住的呻吟起来,不过听的出来那完全是欲求不满的呻吟,跟神乐千鹤满足的呻吟比起来更是让杀神心痒难耐。

  「还差一点……再一点就行了!」杀神在心中想道。

  一下又一下的将阴茎插入神乐千鹤的菊花,杀神再度将水蛇凝聚出来然后让它钻入神乐千鹤的小穴中,接着让水蛇逆时钟旋转100圈再顺时钟转100圈。
  「啊……不……不要转啦……啊……麻……麻掉了啦……嗯……啊……」
  水蛇轻易的将神乐千鹤送上一个高潮。

  高潮的结果让神乐千鹤的菊花夹的更紧,同时带来更大的快感。

  随着神乐千鹤的高潮,有一道墙也跟着崩塌了。

  「求……求求你……」

  一道微不可闻的声音传进杀神的耳里。

  「求你也让我跟妹妹一样好吗?」MAKI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

  她体内的欲火已经无法平息,女性的生理需求让她选择投降。

  「一样什么?」杀神坏坏的问道。

  「一样……一样被你的……被你的大阴茎玩弄……」MAKI鼓起勇气说出羞人的话语。

  不过有人觉得不过瘾.

  「说你想让我的大鸡巴搞你的小穴!」杀神将已经爽昏过去的神乐千鹤安顿好后转身对着MAKI说道。

  「请……请用大……大鸡巴搞……搞我的小穴!」MAKI咬了咬牙后轻轻的说道。

  「说大声点!」

  「请用大鸡巴搞我的小穴!」

  「很好,自己脱光衣服躺到床上。」

  MAKI很快的将上衣脱下,但由于整件紧身裤几乎都湿透了,因此脱起来费了不少时间。

  接着MAKI躺在神乐千鹤那一张足够三人同睡的大床上。

  看着妹妹那满足的表情令MAKI又是羡慕又是期待。

  而杀神也没让她等太久。

  轻轻的将MAKI的双腿放在自己肩上,连前戏都可以免了,下一刻杀神的大阴茎已经深深的进入MAKI的阴道深处。

  「啊……好胀……好充实……跟刚刚从千鹤那边传来的感觉比起来根本就是两种境界啊!」MAKI在心中狂叫道。

  「啊……好棒……再用力点……干死我……啊嗯……好……」

  听到这种浪叫声大该没有人会相信她就是那个传说中高贵、矜持的女性吧!
  听到这种浪叫声的杀神兴奋的将MAKI摆弄成野兽交合的姿势,MAKI也无师自通的将屁股高高抬起,接着杀神的阴茎再度插入饥渴的小穴中。

  「啊……好害羞……但是……好棒啊……比……比刚刚更深入啊……嗯……」
  「啊……要……要来了……要来了……我到了……啊…… 」

  最后一击杀神抓住MAKI的两只玉乳,阴茎深深的进入阴道,前端甚至顶入子宫,并射出大量的生命精华。

  「好热……肚子好热……」

  同时达到高潮的MAKI小穴自动的压榨着杀神的阴茎,直到最后一滴精液也被榨出来为止。

  呼……好累的一天……早点休息吧……

  这是杀神睡着前最后的念头。


相关链接:

上一篇:桃花谷中桃花开 下一篇:淫荡的修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